当前位置: 创业网 > 网上开店 > 网店经验 >

客流量倒向大店 中小网店已到末日

来源:互联网 作者:未知 2017-10-15 【评论一下】 【创业论坛交流

今年年初,来自上海的刘念关了网店,给自己放了大半年的长假。而往年这个时候,正是她工作最忙之时。因为各大平台的年中促销活动开始了,她需要加入这场销量狂欢中。

和之前的刘念一样,在618(即6月18日)这天需全力以赴的中小卖家不计其数。只是相比于平台巨头和大电商,中小卖家越来越难从这样的狂欢中获益,生存状况堪忧。有人举步维艰,只能勉强支撑,还有人选择转身,彻底告别在电脑前等待叮咚的声音。从最高一年营业额可达600万元,到如今“灰溜溜退场”,刘念回想起自己9年的网店经历,只剩一句感慨,“开店容易生存难”。

一个“差评”可能让努力毁掉

在成为一名网店主之前,38岁的刘念是一名翻译。2008年,为了有更多时间陪刚出生的孩子,她选择辞去工作。不甘成为家庭主妇的她,从一名“剁手党”的乐趣中,发现了开网店的商机。于是一台电脑,几箱女装,刘念开始了自己的网店创业之路。

那一年,根据艾瑞咨询和淘宝网联合发布的年度网购市场发展报告显示,中国网购年交易额刚破千亿大关,达1200亿元。8年后,仅2016年双十一这天,天猫的总交易额就达到了1207亿元。为了经营好自己的网店,刘念一刻不敢怠慢。每天早上8点开工,一直忙到半夜一两点,准备库存,优化宝贝详情页面,推出店铺活动,当客服、发货等,经常忙得吃不上饭。可这样的努力,有时仅因为一个“差评”可能就会被不经意毁掉。遇上有顾客因为今天心情不好,或是快递物流等不可控的原因,而给出一个中差评,一朵小黑花时,刘念称十分介意,只能“打电话求爷爷告奶奶,要求对方撤回”。

对于店家来说,顾客就是上帝。来自湖南科技大学2013级学生殷欣欣在大二的时候,也开了一家面膜网店。有一次因为赶去上课,殷欣欣耽误了发货,结果被买家举报后,承担了一笔罚款。殷欣欣比喻称,开网店很像在夹缝里生存,要学会如何在平台和顾客间平衡。与刘念不同,在店铺的产品、服务、物流三项动态评分低的时候,经营手串网店的李娟会选择关停,重开一家。她无奈地说,网店频繁“更换”不是什么新鲜事,很多像她一样的小卖家,因店铺经营不善评分过低,都会选择重开,“很像打游击,但受新店铺和大商家的挤压,不这样做,根本卖不动”。

销量翻倍时职业打假人上门

顾客的好评率影响产品排名和销量,商家通过沟通可能劝其修改评价,但如果遇到职业打假人则需花钱和解。前年618的时候,刘念在京东经营的食品网店销量翻倍,随之而来的是“一下子有十几个打假人来报到。”他们宣称刘念所销售的某款食品存在虚假广告之嫌,如果不希望投诉至工商或者平台,被罚款上万的话,则需要交500—1000元的封口费。

第一次与职业打假人打交道,刘念坦言“很害怕,心在發抖”。一连半个月,她在这种愤怒又无奈的妥协中度过。为了应对职业打假人,刘念潜入了一个几百人的职业打假人QQ群,发现他们有组织有分工。有人找商家漏洞,分享情报,有人专门研究相关法律条文和平台规则,有人负责谈判要钱,还有人帮忙打官司。

最让刘念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甚至有同行因为被职业打假人“骚扰”过,转而寻找存在同样问题的商家进行敲诈。尽管如此,她还是被平台罚款了一万元。这让她对于这个行业开始有了失望的感觉。“对于没有法律顾问团的中小店家来说,有时很难注意到法律条文或者平台规则的变化。当碰上职业打假人钻法律词语空子,并且投诉至平台,受到上万罚款时,实在令人感到心累。”

共2页: 上一页12下一页
尚未注册畅言帐号,请到后台注册
上一篇:日销1800件三皇冠女装店的清仓生意经
下一篇:没有了

栏目推荐

本周热门

热门标签